深圳车市
深圳汽车报价

化身瑞翔复活之后 银翔该要往哪走?

[本站 行业]临近2022年公历新年,离城区60多公里的重庆合川区,并没有那么浓厚的节日氛围。

还没到平日下班时间,滴滴快车司机王晋(化名)已经在市区与合川区之间往返了两趟,“明天过节了,今天很多年轻人去城里。这一趟跑完我就赶去接孩子放学了。”

本站

王晋和他爱人原本都是合川区唯一的车企北汽银翔的员工,2018年,北汽银翔生产经营陷入困境,停产危机爆发。停工那几年,王晋不甘心每月只拿几百块钱的工资,于是,和很多主动从北汽银翔离开的员工一样,他选择了自谋出路。据他描述,这些离开的人有的跑滴滴,有的做小买卖,生活也能维持。

同样重新出发的,还有北汽银翔用三年时间把销量做到60万辆的幻速品牌。

今年4月,北汽银翔破产重组之后,改名为北汽瑞翔。6月的重庆车展上,一个新的汽车品牌――北汽瑞翔正式对外发布,同时亮相的还有其首款车型瑞翔X5 SUV。

本站

工厂内成排的崭新北汽瑞翔X5』

“我老婆已经回去上班了,我觉得开滴滴更自由,也方便接送孩子上下学。”王晋喜欢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,他遗憾的是,北汽瑞翔大门前的银翔大道再也不像往日般熙熙攘攘、车水马龙。

如今,北汽瑞翔工厂内空旷的停车场上,崭新的X5不远处,停着落满灰尘的幻速车型。正如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北汽银翔,改头换名重出江湖,却又在镁光灯照射不到的地方偏安一隅。

本站

同一停车场的幻速库存车』

直到去年11月,新造车企业轻橙时代宣布,将由北汽瑞翔代工其电动车,北汽瑞翔才重新闯入大众的视线。王晋告诉车市物语,没听回去上班的同事们聊起代工的事情。“银翔的产品把口碑做差了,现在大家又都在搞新能源汽车,不知道瑞翔的机会在哪儿。”

“黑马”失速,昙花一现

从北汽银翔坚持到北汽瑞翔的车间操作工李宏(化名)见证了银翔曾经的高光时刻。

“效益好的那会儿,普通员工一个月都能拿到8000多的工资,忙的时候拿10000不是问题。现在就拿不了那么多了。”李宏感慨,他就住在北汽瑞翔工厂所在的土场镇上,这个工资让他在合川区过的非常“安逸”。

作为北汽集团与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银翔集团)在2010年8月合资创建的整车企业,北汽银翔拥有北汽幻速和比速两大汽车品牌。依靠低价位路线,以及国内车市增量时代的红利,北汽银翔仅用了4年时间,就将销量推向了高峰。

2015年,在国内车市整体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,北汽幻速其中一款SUV车型幻速S3以16.4万的销量跻身当年国内SUV市场销量前十。北汽幻速品牌全年整体销量22.3万辆,同比增长91.92%。被外界称为国内SUV市场的“黑马”。

无奈好景不长,从2017年开始,幻速的销量开始急速下降,经销商维权、车主维权接踵而至,2018年7月10日北汽银翔工厂发出的一则放假通知:经营困难,汽车全线停工待产。这意味着,北汽银翔走入举步维艰的境地。

资料显示,北汽银翔仅公开被执行金额就超16.7亿元。去年10月,根据北汽银翔和重庆北汽幻速提交的财务尽职调查报告,截至当年5月31日,北汽银翔总资产约69亿元、负债约85亿元。

高额负债“劝退”了一众有接盘想法的车企,李宏透露,多个车企曾来北汽银翔考察过,包括大众汽车,都因负债太高没了下文,无奈的银翔集团只好走上了处置资产的路。

本站

北汽瑞翔工厂大门』

为了盘活产能,2020年末,北汽银翔将位于合川天顶汽车城的一个工厂拿出改造,导入云内动力的商用车发动机生产项目,计划年产10万台商用车汽油机。知情人士透露,该工厂解决了一部分北汽银翔员工的就业。

紧接着2021年1月,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,对重庆合川区土场镇银翔大道55号附4号、附5号资产进行公开整体拍卖,起拍价超4.6亿元。这块地距离北汽银翔仅2公里,为重庆银翔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所有。

“银翔回归自己的摩托车业务也能活挺好,摩托车的效益一直都不错。”王晋说道。

银翔系溃败,北汽全面接管

2021年2月份,重庆当地法院批准北汽银翔重组方案,名震一时的北汽银翔破产重整一事暂告段落。在新的投资方资金注入下,北汽银翔更名为北汽瑞翔。2021年12月,银翔实业所持北汽瑞翔1.5亿元股权被冻结。

至此,“重庆摩帮”银翔系的造车业务正式画上句号――重整后的北汽瑞翔,已经没有了银翔的身影。

本站

北汽幻速库存车』

王晋直言,如果有人需要为北汽银翔的溃败负责,银翔系混乱的管理一定是直接的“病因”。“一款几万块钱的车,有点毛病也不是不能理解,但是它的质量也太不行了。最关键还费油,有的车一公里油耗都到1块多了,这谁受得了,说明采购的零部件肯定不过关”。

王晋指出,产品力不行的背后是采购与品检体系的问题。

据王晋介绍,北汽银翔虽是北汽与银翔的合资公司,但经营权主要在银翔那边。时任北汽银翔总经理的白天明就曾任银翔集团的总经理。

2015年,北汽银翔正处在销量不断突破的巅峰时刻,白天明同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骄傲地说,“北汽集团是北汽银翔单一最大的股东,但是真实的控制权和经营权在银翔。”

“北汽银翔欠了太多的债,银翔集团直到从这里面退出都没有还清债务。改名叫瑞翔之后肯定不会带银翔‘玩’了。”王晋感慨。

本站

北汽瑞翔大楼』

据了解,更名后的北汽瑞翔由重庆市政府、合川区政府和北汽集团联合打造。其中,重庆市两级政府持股占比43%,成为最大股东;北汽集团持股占比42%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

在今年6月的重庆车展上,北汽瑞翔首席执行官廖雄辉介绍,未来将从北汽集团导入生产EU5、EU7、DV611、EV12、欧辉客车等5款新能源车型,另外,还有2款SUV在内的3款燃油车型。

2013年加入北汽的廖雄辉曾任北汽集团整车事业本部副本部长、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,2017年,有媒体报道他离开北汽加盟众泰旗下的汉腾汽车。再一次回到公众视线,廖雄辉以北汽瑞翔的首席执行官亮相。

对于重新掌握控制权的北汽集团来说,有北汽工作背景的廖雄辉自然是合适的掌门人选。李宏也证实,自打换名以后,北汽瑞翔的核心成员基本都换成北汽的人。

摆脱不掉的代工命运

“重生”后的北汽瑞翔,在今年6月的重庆车展上,以全新品牌正式发布,同时首款产品北汽瑞翔X5也首发亮相。李宏回忆道,新车发布之后,微信朋友圈里几乎所有的同事都把头像换成了X5这款车。“并不是公司要求的,是大家自发想为这款车做宣传。”

李宏补充道,很多员工都是选择留下来的老员工,都希望它活过来继续生产。“北汽银翔辉煌的那会儿,附近一些小的配件厂也能活挺好。以前每天下班经过银翔大道都要堵车堵挺远。”

本站

如今空旷的银翔大道』

人的命运总是与周围环境息息相关,李宏说从前的同事有的去做了汽车修理,有的就完全转行,在公司附近做起了卤菜店。

从北汽银翔到北汽瑞翔,人来人往却又好似从来没有人真正离开过。只可惜一个企业的命运不受情怀左右,巨额的债务已经成为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根据《北汽银翔汽车公司申请破产重整破产民事裁定书》,重整后的北汽瑞翔,从2021年起至2026年逐步清偿债券和利息。如果至2026年不能根据重整计划偿债,则宣告破产。

根据北汽瑞翔的规划,未来六年将开发5款乘用车、7款商用车,并且同步开发新能源车型。此外,它要在2021年销售超过5万辆新车,2022年则直接翻倍到12万辆。

不管是独立开发车型,还是导入北汽品牌的产品,抑或是为轻橙时代代工,北汽瑞翔的命运岔路口绕不开“代工”二字。

本站

轻橙时代』

2015年,白天明在接受采访中自诩有超前、敏感的市场洞悉能力,北汽银翔才会在短短几年内成为SUV市场的黑马。在他看来,掌控权与经营权把握在自己手上,北汽银翔才没有沦为代工厂。

然而,世事变迁的如此之快,短短几年时间,代工已经不再是一件“丢脸”的事情。只不过,为华为代工的赛力斯有华为这样强大的加持;力帆汽车已经有吉利的接盘,成为“枫叶”品牌的生产线;为蔚来代工的江淮汽车有李斌口中“超越保时捷”的先进生产线……

而李宏与王晋,都思考不出重生后的北汽瑞翔,竞争力到底在哪儿。

“中国汽车市场不经过充分的市场竞争,是难以最终形成格局。”白天明曾经的话,一语成谶。北汽银翔的轰然倒塌,到来的比他想象得更快。

欢迎转载,标注来源:深圳汽车网 » 化身瑞翔复活之后 银翔该要往哪走?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深圳汽车网

鹏城汽车大事件鹏城汽车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