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车市
深圳汽车报价

观致3万一辆 联动云上演最后的疯狂

[本站 行业]  在一个大雪没过脚踝的夜晚,于达和那个人在一处没有路灯的空地见面了。

“这批货你绝对满意。”于达掏出火机,抽出一颗烟,“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尖儿货,你看这品相,上哪找这么好的货去。”说着,于达把这颗烟递给了那个人。对方张开五个手指头摆了摆,于达有些不解,“咋了张哥,今天咋不抽了呢?”

被称为“张哥”的中年人接过烟,于达赶紧把烟给对方点上。深吸了一口之后,张哥继续摆摆手,缓缓开口。

“5万一台,先给我来50台。”

本站

几天后,同样是在这片空地,张哥带着板车来提货了。贴着联动云logo的观致5依次驶上板车,发往全国各地。不久之后,这些车的照片配上文字,出现在全国不同的二手车商朋友圈里。

送走了张哥,于达还要接着给剩下的观致3和观致5寻找买家。这些车都来自于租车平台联动云,运营满3年遭到淘汰。于达说,在全国,已经有一万多台联动云的观致车被这样处理掉,一波操作下来,联动云大约能回款几个亿。

宝能旗下,联动云是备受瞩目的一个租车平台,主营分时租赁和短租业务。网络上,联动云热度很高,被赋予了无数的梗。“年轻人的第一台性能车”、“年轻人的第一台越野车”,甚至是“年轻人的第一台厕所”……

由于宝能抽血、业务不振等原因,以卖出的这批观致车为起点,当下的联动云已经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。卖掉车辆换来的这几个亿,对于当下的联动云来说,仍是杯水车薪。

作为共享汽车时代最后的活化石,联动云正在崩塌。

二手车商,忙卖观致

这两个月,很多二手车商似乎都在卖观致。

张哥把那批观致车运送到武汉,很快就被当地的二手车商分食一空。这些车商在短时间之内形成了分工明确的利益链条。

本站

『二手车商朋友圈』

张哥以5万元的价格,从联动云官方负责人于达那里购买车辆,运送到各地之后每辆标价5.XX万,当地的二手车商们再把信息发布出去,每个介绍成功的车商,可以赚几百块的茶水费。

一时之间,观致二手车刷了屏。

观致5属于紧凑型自动挡SUV,在5万这个价位的二手车中性价比很高,所以不愁卖。张哥激动地在朋友圈发布了观致5的提车视频,这50辆观致5在一个月之内卖掉了20多辆。他还打算再进一些观致3,填补3万块左右的二手车市场。

“这一批处置的车辆,也是达到3年处置周期的车辆,属于正常淘汰老车。”于达说,这一批的观致5成交价大约都在5万多,观致3在3.5万左右。

作为联动云的运营人员,于达把这些车一个一个登记,再一辆一辆送走。3年前他看着这些车进入到这个城市,现在又要亲手送走它们。有些车于达很熟悉,连哪里有伤他都知道。

在联动云的体系中,于达所在的城市业绩很好,能够在全国排到前列。这次处理二手车的举措,联动云也首先选择了这些业绩好的城市。“你会发现,处置车辆的都是开城早,或者旅游属性比较好的城市。”于达说。

武汉、深圳、哈尔滨、昆明、南京,都是率先处理观致的城市。于达和他的同事们,在短短两个月内,准备把1.4万辆观致车给处理掉。

本站

『等待处理的联动云车辆』

在北方的城市中,联动云没有补充新车的计划,可以说是“卖一辆少一辆”。后期,联动云会通过全国车辆调拨,来补充业绩突出城市流失车辆。而在部分南方城市,联动云还会补充最新的观致7,继续充实当地的队伍。

“这些车公里数多了,本来就不保值。按照利益最大化原则处理掉,这很正常。”于达顿了一下,“但不正常的是这么多车一起处置,这代表联动云出了状况。”

成也宝能,败也宝能

李岚是联动云总部的一位员工,她能够清楚感受到联动云正在发生的变化。

2018年,曾是共享汽车蓬勃兴起的一年。GoFun、途歌、摩范出行、盼达用车等分时租赁品牌雨后春笋般涌现。2019年,联动云在下沉市场发起了一场战役,试图用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战术,在共享出行的浪潮中分一杯羹。

在这期间,联动云用更接地气的打法,在网络上爆梗。

对于一些有即时用车需求的人来说,联动云的操作与取车非常方便。而对于经济能力较差的人群来说,分时租赁的方式也降低了他们的用车成本,所以网上一直流传着“年轻人的第一辆车,还得是联动云”的段子。

联动云在三四线城市很受欢迎,在高峰时期,自助用车网点超过30000个,注册用户超3000万,在分时租赁行业排名第一,汽车租赁行业排名第二。

本站

『联动云网点』

“以往联动云从没拖欠过工资。”李岚说,联动云在此前发展较好的时候,上升通道很畅通,各种奖励也会拿到手软。只不过,最近一段时间,连工资发放都不那么准时,例如以往12号的发薪,有时会拖到19号才发。

相比于宝能的其他业务版块,联动云还没有出现停发工资社保的情况,但员工早已风声鹤唳。最近,李岚从宝能汽车的朋友处听说“宝能汽车正在大裁员”的消息,这让她感到紧张。

李岚在两年前加入联动云,算是联动云的“老员工”。她很熟悉这里的经营情况,“联动云本不至此。”李岚说,“在宝能业务条线里,我们是少数能自给自足的版块,财务状况还可以。”

“如果一直照这样经营下去,联动云单独上市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然而,作为宝能旗下的企业,联动云注定无法从越来越近的“宝能债权风波”中独善其身。

宝能旗下上市公司,曾于10月披露集团债务情况称,宝能集团流动性资金缺口约为合计200亿元。而根据宝能系上市公司钜盛华披露,一年内到期的短期有息负债为404.62亿元,现金流存在巨大缺口。

为了应对危机,宝能正在加速处置资产,其中就包括联动云。“姚老板亲口承诺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,把每一笔钱都还清。”李岚说,“联动云也要出钱,没有办法,就只能把车赶紧卖掉。”

本站

『待售的联动云车辆』

“大河无水小河干。”这句俗语用在联动云和宝能的故事中,显得格外贴切。

让李岚欣慰的是,虽然联动云在处置资产,但是从来没有像宝能的其他板块一样停缴过员工的工资和社保。只不过,这样的情况能够维持多久,她的心里也没底。

“联动云原来的总裁车新力对员工很好,他顶着很大压力,要求给员工按时发工资。”李岚到现在也很感激车新力,因为那正是她刚生孩子的时候,经济压力很大,车新力顶着压力保住了员工的生活。

“后来是因为宝能集团的人力部门,要求旗下版块都必须拖欠工资,这才延迟到每个月19号发,但是基本上都能按月到账。”

好景不长,李岚口中的联动云原总裁车新力,如今已经被调离,在宝能集团成为了边缘化的角色。

“在内部通讯软件里,他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,只有代号。”

内部斗争,分食巨人

宝能抽血,只不过是加速了联动云危机的暴露。

在李岚的周围,有不少人对联动云心怀感激,很多人在这里经历了从入行到成才的过程,于达也是如此。这两人不止一次说过,联动云是个好平台,也有想做事的员工,只是有些时候“人的问题”会多一些。

作为宝能旗下的公司,联动云不免会引入宝能的管理方式,比如备受诟病的“唱司歌”。于达说,每天8点